24岁男子腹痛、呕吐1天次日离奇死亡!这些情况一定要警惕

病人撩起衣服,指着肚脐周围一圈,说这里痛,这里也痛,都痛,隐隐痛。不是太厉害。

“昨晚开始就不舒服了,今天早上疼痛有所加剧,而且还吐了一次,所以我才来急诊看。”

“都是没有消化的早餐,早餐吃了两个包子,全吐出来了。”病人悻悻地说,“干脆请了一天假,过来医院看看。”

医生点点头,问还有哪里不舒服,有没有肚子胀、腹泻,头晕、头痛、胸闷、气促等等不舒服。

“肚子不是很胀,就是胃痛。”病人指着自己的肚子又说,“其他没什么,也没拉肚子。”

医生放下笔,指着患者的肚子,说那里是腹痛,不是胃痛,要分清楚。不是所有的肚子痛都是胃痛。

“平时有没有经常肚子痛的?”医生又问。有些病人不知道自己有胃溃疡,所以一定要问具体的症状,如果平时没有经常肚子痛,那么估计就不会有胃溃疡等慢性疾病。

嗯,医生又开始埋头书写眼前病人的病例,头也不抬,吩咐病人躺上旁边的检查床上。

准备好后,医生给病人稍微压了压腹部,没有明显腹部压痛,也没有反跳痛。没有急性腹膜炎体征。一个年轻人的腹痛,加上呕吐,多数都是急性胃肠炎,但也要排除有没有阑尾炎、胆囊炎、胰腺炎、肠梗阻、胃肠穿孔、肾结石等等情况。

右下腹麦氏点没有压痛,加上既往没有腹痛病史,估计阑尾炎诊断依据不足。如果有阑尾炎,一般麦氏点都会有压痛,而且阑尾炎典型的表现是先上腹痛,然后肚脐周围痛,最后转移到右下腹疼痛。

这都是跟阑尾发炎严重程度相关的。刚开始是牵扯痛,后来是实实在在的炎症波及了阑尾局部组织导致的疼痛,所以最后的疼痛会固定在右下腹麦氏点。

肝胆区叩痛阴性,估计肝胆问题也不大,胆囊墨菲征也是阴性的,患者也没有黄疸表现。

医生嘱咐患者翻过来,趴在床上。简单叩击了两下肾脏区域,没有疼痛,估计也不像肾结石、输尿管结石等等引起的肾绞痛。

医生自己内心快速排除了常见的急腹症原因,比如急性阑尾炎、胆囊炎、胆管炎、肠梗阻、胃溃疡、胃穿孔等等,患者没有胆囊结石病史,本次发病没有暴饮暴食病史,不像胰腺炎。

急性胰腺炎,需要抽血化验淀粉酶、脂肪酶,还要做腹部B超或者CT看胰腺有没有渗出;急性胆囊炎、胆管炎,也必须做肝功能检查,看看转氨酶、胆红素是否升高,还要看腹部B超或者CT,看有无胆结石、胆囊胆管是否有增大扩张等等。

即便是肠梗阻,也要完善腹部X光片看看有没有气液平面才能排除,但患者是有肠鸣音的,而且问他早上还有过一次大便,所以不支持肠梗阻,好端端的也不会有肠梗阻啊,一般如果有做过腹部手术的患者,就要考虑肠梗阻可能,因为术后可能有肠子黏连,引起梗阻。但他不像。

虽然写了这么多,但是医生是边看边过的,一瞬间的事情,内心基本不考虑上述原因引起的腹痛。

“解痉药就是解除肠道痉挛的,可以止痛,还有消炎药,用点左氧氟沙星,好得快。”医生头也没抬,继续写。

“医生,这两天我比较累,要不你写一个病假单给我,我跟公司请多几天假。”病人说。

“可以,我开三天的假期给你,再多不行了,胃肠炎又不是什么大病。”医生大手一挥,答应了病人的要求。

最后开了抽血,查血常规、肝肾功能、电解质,病人缴费抽血去了,差不多搞了1个小时,才开始用上药。

第二天医生上班,看到抢救室里面闹哄哄的,不用说,肯定是在抢救。抢救室门口还站着几个人,来回踱步,其中有一个50岁左右的女性家属哭的双眼通红。

“马医生,你来了。”一个护士急匆匆路过,跟马医生打了声招呼。刚走过头,又折了回来,悄悄跟马医生说:“抢救室里面那个,听说是昨天来过的,昨天吊完针,今天一大早家人发现他不行了,赶紧送来医院抢救…..”

马医生内心极为忐忑,干了急诊这么多年了,什么波浪都见过,但从来没有今天这么惶恐不安。

一个年轻的病人躺在抢救床上,面无血色,几个同事轮流给他胸外按压,已经插了气管插管,接上呼吸机,旁边还放着凌乱的除颤仪…..

再推一支肾上腺素…..急诊科主任在现场指挥抢救,那是一名老将,是科室带头人,此时他的眉头紧锁,嘴唇干燥。

最后马医生才了解清楚,病人当晚回到家,情况还行,下半夜说胸口闷不舒服,起床喝水,父母还问要不要去医院看,病人说不用。

惊慌失措的父母,赶紧报了警叫了120,送来医院。值班医生急忙抢救,但已经晚了。

家属说肯定是昨天的医生误诊了,用错了药,才导致他儿子死亡,要求给个说法。最后做了尸体解剖。

病毒性心肌炎我们见多了,但致死的,还是头一次。媒体上偶尔有报道,但亲身经历的也就这一例,而仅此一例,已经足以让人焦头烂额。当然,最惨的还是病人和家属。

病毒性心肌炎的临床表现取决于病变的程度和部位,轻微的患者可以没有任何症状,而重症患者可以出现心源性休克,还可能发生猝死。

多数患者发病前1~3周有病毒感染的前驱症状,比如发热、全身疲惫感和肌肉酸痛,或者有恶心、呕吐等消化道症状。

多数病毒性心肌炎患者都会有心律失常,都会有胸闷、心悸等不适,少数以消化道症状为主,或者干脆没有症状,直至最后突然致命一击,猝死。

马医生有错,他没有给病人听诊心肺,而且没有给做心电图。因为他压根就没考虑过心肺的原因,没有考虑病毒性心肌炎引起的消化道症状,因为病人说没有胸闷、胸痛、呼吸困难等,他大意了。

做了心电图如果没有发现问题,要不要进一步做其他的检查,比如心脏彩超?这些都是问题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