汪浩: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不会再来了

在政府工作报告的开篇,细数了5年来中国取得的主要成就,排在最前面的是跃居世界第二。毫无疑问,这是近5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事件之一,它反映了中国经济总体实力增强。

5年来GDP将近翻番,在全球金融危机、世界经济普遍不景气的大环境下,这种增长速度是了不起的。

当然,我们应该清醒认识到,用GDP作为唯一指标去衡量经济发展水平是有缺陷的。

从某种程度来看,GDP的高增长得益于政府的许多刺激政策,尤其在2008年、2009年的投资,在当时起到了强心剂的作用,但是从长远来看,投资利弊值得商榷。

中央可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因此在去年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情况下,并没有再出台大的刺激政策。

从今年来看,政府财政收入增幅下降,同时地方债务偿还压力巨大,地方政府投资能力有限,再由地方政府主导投资建设是比较困难的。

而民营企业的经营也相当困难,今年国内的投资,关键要看中央的决心。中央政府仍然可以通过货币政策、财政政策大规模地花钱,但是从近两年的政策趋势来看,中央的刺激政策在收缩,在前两年经济那么困难的情况下,中央政府也没有出台刺激政策,说明还是已经注意到此问题,政府再做4万亿那样大规模投资的可能性不大。

经济发展有其自身规律,一味地刺激,就是逼着人们把将来的消费提前到今天来做。本来不需要建这条公路,却硬要把它建起来,好比刺激消费者买家用电器,刺激过头的话会产生很多负面影响。政府应当减少对市场不必要的约束和干预,减少人为刺激,经济本身有自己的资源配置方式。如果政府盲目干预我们常常忽视了效率,投资并没有投到最有效的地方。

在报告中提出,今年GDP增长目标是7.5%,CPI控制目标是3.5%,要达到这个目标问题应该不大。

过去,政府一直强调要“保九”“保八”,特别重视GDP增长,就是为了解决就业问题。事实上,现在农民工的就业基本不存在问题,关键的问题是大学生的就业,但是情况也不算特别糟糕。

如果就业问题不是很严重,就没必要再去追求增速,我们不如放慢速度,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。加快改革,包括开放民营资本进入垄断行业,像石油、通信、银行等,开放之后就会迸发出活力来。减少政府对经济的行政性干预,减少市场扭曲,这是最明智的。

今年“三驾马车”的贡献,我预计出口恢复的速度仍然会比较慢,而投资主要跟改革的进度有关,如果开放民营资本进入垄断行业,就会刺激投资。

新政府上台以后,可能在这方面会有一些动作,如果进展得好,会对投资非常有帮助。因为民营资本在很多行业的投资效率远远高于国企,如果开放的话,可能会引起国内投资的高潮。

至于消费,其实中国的消费一直都很旺盛,一些学者说中国人习惯储蓄,把钱都存起来不花,其实这个结论是值得推敲的,有钱不花的是国有企业的储蓄和有钱人的储蓄,低收入阶层的消费率还是很高,只要他们有钱,还是比较愿意消费。

去年劳动力紧张,使得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有较大增长,所以预计今年的消费也会有较大增长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